首页 > 青未了文学网 > 原创文学 > 随笔 > 正文

安顿灵魂的依然是故乡

核心提示: 每次回到故乡,我总是敞开心扉,吸足了故乡带着泥土气息的空气,稍作休憩,再回到城市的天空里翱翔;不得不承认,无论生活在哪里,无论离开故乡多少年,安顿灵魂的依然是故乡。
文/李淑云 “见到了他,就像回到故乡”,电视里飘来这句话一下子沾惹了我的愁思。女孩满脸幸福的红晕如同一把热情的火焰,瞬间点燃我对故乡的思念。我好像看到年少的自己,又听到那银玲般的笑声,沿着故乡弯曲的小路欢快地走来。 小时候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离开故乡,以为生命的根须扎在哪里,就在哪里生活一辈子,像故乡大大小小的槐树,亦或门前那棵酸枣树,与脚下的土地几十年荣辱与共,直到生命枯萎。只是后来才知道,故乡与我签订的只是生我养我的契约,长大之后,它不允许我继续做村子里悠闲的姑娘,它赋予我生命流云般的行程,让我在广阔无边的天地间找寻另一种方式生存。 遵照故乡的懿意,十八岁那年,我迁着户口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生活,刚走了不到半年,村里分地,硬生生把属于我的一亩三分粮田收回,如同一把钝刀狠狠地切断我与故乡的牵连,切断那根给予生命养份的脐带。从此,我像一叶偏舟驶向茫茫人海。 远离故乡,脱下母亲亲手纳的布鞋,穿上铮亮的皮鞋,踩响城市高楼的台阶,也打算到月亮上做一场好梦;也曾煞有介事地撇开浓重的乡音,把握城市语言的脉搏,以便更快地融入这座城市。 就这样,像蚂蚁一样,一点一点搬移故乡赋予我的一切。直到有一天不经意回眸,发现故乡的泥土里滋生的那些好梦早已不知去向,那原本完整的身体竟然像一具空空的躯壳。 一个人走在灯火通明的街上,感觉家似乎非常遥远,与疲惫的身心隔着万水千山。看着映在马路上孤单的影子,想着故乡捂暖灵魂的柴草,想着故乡清凉甘甜的井水,想着那些简朴的思想在成熟的蕊里结出的善良的果,眼前像雾一样潮湿。 十一长假,踏上开往故乡的列车。临近傍晚,列车在熟悉的小站停下来,热心的出租车司机走上前来,我摇了摇头,指了指不远处的人力三轮。若不是因了行礼,连三轮车也用不着。总觉得故乡的土地适合用脚一步步地走。 电动三轮突突地向村子的方向行进。离村庄不到一百米,我从三轮车上下来,踏上故乡的土地,如同一脚踏上运载灵魂的风火轮:舒适、惬意、兴奋,这些外在的词汇,竟远远不能表达内心真实的感受。 天空像一块硕大的蓝色幕布,几朵亮眼的白云经神来之笔点就,自然又好看。一排排高耸入云的白杨沿着弯曲的小路向深处蜿蜒。一块块规整的田地,突突的收割机,正忙着将金黄色的饱满的籽粒装在车上。开收割机的小伙儿脸上挂着笑容,被汗水浸透的上衣贴着后背,丰收的喜悦似乎全部倾在他健康的背上,一览无余。 路边芬芳馥郁的野草,像一枚小小的鞭炮蕊儿,轻轻一触,便引燃记忆的火焰驶上遥远的童年。 窄窄的小巷,一座座竖立烟囱的房屋,房前屋后即将落秧的丝瓜和一些蔓上还开着的扁豆花,这些扎根心灵深处的东西,每每遇见,宛若重新在儿时温暖的熔炉里走过一番,有着从未有过的安宁和归属感。仿佛自己曾经是故乡某一条蔓上的扁豆夹或丝瓜花,看到它们似乎又回到了生命的源头,回到了那根牵绊多年的藤蔓上。 每次回到故乡,我总是敞开心扉,吸足了故乡带着泥土气息的空气,稍作休憩,再回到城市的天空里翱翔;累了,便又像候鸟一样飞回来。就这样向着故乡敞开的大门不停地飞进和飞出,记不清多少次了,却从未厌倦过。故乡的一切似乎早已和我的灵魂融为一体,成为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 不得不承认,无论生活在哪里,无论离开故乡多少年,安顿灵魂的依然是故乡。
专栏作者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
责任编辑:崔京良